♂? ,,

  暴雨瞬间笼罩着白虎书院,书院外的人再次纳闷,昨日到处都在下雨就只有白虎城一片晴空,而今日外面天朗气清,白虎书院却突有暴雨来袭。

  试剑台外的观战之人纷纷以灵气护体,雨水对修士而言除了影响视线外并没有多大的阻碍。

  然而接触到雨水的龙邪整个人的气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三叉戟再次与他合而为一,雨中的他速度暴增,在加上暴雨如帘幕一般遮掩视线,叶霄瞬间陷入险地。而龙邪有格物之眼,无论是雨水还是山石都无法遮挡他的视线,叶霄的身影早已被其牢牢锁定。

  白光闪烁,龙邪猛然接近叶霄,当身上的利刃即将接触到叶霄时,叶霄再次化作雾气避开他这急速一击,龙邪此刻的速度早已超过肖锐的速度,在雨中视线受阻的情况本是难以察觉,不过此刻的叶霄左眼再次亮起,灵泉之眼发动,和格物之眼一样的特性让龙邪的动作无所遁形。

  掌握格物之眼的龙邪自然发现叶霄左眼的灵异,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愕,随即再次发动了攻击。

  一颗水蓝色的灵珠以及一颗金黄色灵珠被叶霄悄然埋在虚空之中,龙邪化身光刃再次袭来,叶霄如法炮制化作白雾躲开这一击,在不远处重新凝聚身形,与此同时水蓝色的水灵珠从虚空浮现在龙邪身边,在龙邪诧异的目光中周围所有雨水以水灵珠为核心疯狂汇聚,瞬间将龙邪包裹,化作冰块。“水之刑法——冻结山河!”

  雨水不止给了龙邪有利的环境也让叶霄多了一手攻击手段。然而坚冰虽硬,却无法困住龙邪,冰块从内部龟裂,当龙邪破冰而出的那一瞬,金黄色的灵珠又立即在龙邪身边浮现,散落在试剑台上的飞刀从四面八方,以朝圣般的姿态朝金灵珠的位置飞去。“金之刑法——屠戮万物!”

  飞刀从龙邪的身体穿过,却是不见血迹,却见龙邪化作万千水珠,躲开这数十柄飞刀的突袭,类似雾化天行的功法龙邪同样会,不过得在水中施展,而此刻身处暴雨之中,他自然也能施展。

  重新现身的龙邪目光中闪烁着精光,“父亲,这一次又对了,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然而我早已不是以前的我了,我的真正实力恐怕连也不知道吧,在天上就看好吧!”

  三叉戟再次从龙邪身上脱离,握在龙邪手中,“破浪一击!”

  龙邪如投掷标枪一旁将三叉戟朝叶霄投去,三叉戟包裹着一层水衣朝叶霄急速飞去。

  “雾化”叶霄正想使用雾化天行避开这一击,却发现四周的雨水纷纷化作锁链一般将他牢牢捆住,雾化之法竟然无法顺利施展,三叉戟转瞬飞到叶霄面前,利刃虽然避开了叶霄的要害,但中此一招必然会丧失战斗能力。

  体内灵气猛然爆发,叶霄的右手挣脱雨水锁链的束缚支在身前,“九重莲华!”

  九朵莲花在叶霄身前铺展开来,三叉戟猛然撞上第一层莲花盾,将之破碎,“砰砰砰砰!”龙邪的破浪一击一举击碎五层护盾后已无力前进,停了下来,那破碎的五层护盾转眼慢慢恢复成原状,九重莲华将三叉戟完

  困住。

  叶霄新掌握的防御手段第一次展露在众人眼前,然而连他自己都没想到,防御力竟然如此之惊人,龙邪的破浪一击只能击碎九重莲华的五层而已。

  “这这是灵子盾?”远处观战的莫轻狂颓废的眸子再次露出震惊之色。

  君子让点了点头,他和莫轻狂都掌握了格物之眼,暴雨挡不住他们的视线,而叶霄的九重莲华的本质结构同样被他们识破。“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他竟然将灵子盾开发出这个程度,世界上恐怕没有几个四象境能击破这样的护盾,即便那号称白虎城第一天才的楚青蓝想要击破这九重护盾也要费上一番功夫。”

  其他围观之人没有他们看的真切,他们只看见龙邪将鱼叉一样的武器朝叶霄扔去,那武器上的威能令他们心生恐惧,然而这样恐怖的一击叶霄并没有闪躲,而是施展了一门灵术给拦了下来。

  “上品灵子盾?但是灵子盾怎么是这个形状,又何尝会自动恢复?”楚青蓝同样掌握了格物之眼,却根本看不懂叶霄是如何做到的。“这个萧夜,我还真的小看了他,还有他的眼睛又是怎么回事?莫非他也掌握了格物之眼?”楚青蓝握紧了双手,心中有恐惧,有嫉妒,有憎恶。同时掌握格物之眼以及不妄之心的人便可以成为先生的亲传弟子,在今天之前,掌握格物之眼的楚青蓝是最接近这个名额的人,然而今日的台上无论是龙邪还是叶霄,都展露出极其恐怖的天赋以及格物之眼。这个号称白虎城第一天才的人终于有些慌了。“不能再让这两个人如此成长下去,否则我所拥有的一切都会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星空蕴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愿岁月可回首只为原作者攀龙附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攀龙附凤并收藏星空蕴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