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比太阳更早出门的是麒麟族回家的队伍,为了避免来时天幻迷雾那种意外情况,姬玉泉特意提前了出发时间,未到午时队伍便成功通过了葬魂峡谷,众人也是长舒一口气。而后便是悠然的赶路,同来时一样,叶霄与姬小草骑着玄黄马吊在队伍的最后面,姬小草一路上都是心事重重,而叶霄则在骑马赶路的同时,变着花样的逗乐姬小草。

  由于出发的早,赶在夜幕降临之前,众人便回到了麒麟族的聚居地,而后各自散去。叶霄与姬小草倒是最后回来的两个,前往兽厩送还玄黄马时,叶霄还想跟姬虎闲聊两句,却见那老头又喝的伶仃大醉,叶霄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开。

  他首先便连夜找到了姬昊,将手中的金精铁以及青风玉交给他,拜托他打造一些飞刀,而后便转身回去。已经连续好几个晚上没有好好睡觉了,叶霄准备今晚好好休息一番,想起姬小草的异常,他先是进去看了看,却见姬小草盘膝而坐,似乎在修炼。

  “这丫头不会不敢睡觉,熬夜修仙吧。不过也好,她也要准备步入修魂期了,到了修魂期,魂魄精力可由天地灵气滋养,睡不睡觉已经不重要了,她现在熬夜突击一下也不错。”叶霄没有打扰姬小草修炼,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哎,我什么时候能有适合自己的修魂功法啊。”叶霄躺在床上看着屋顶,有点茫然。之前他已经问过姬昊,姬昊告诉他,“我这里修魂功法倒是不少,但身具灵母道源,修魂阶段显得格外重要,若是用了一般的功法,这灵母道源的效果恐怕会大打折扣,没有找到合适的功法前,还是在炼炁期打好基础吧。”

  “适合灵母道源的功法…哎,这东西如今竟然成了我进阶路上的阻碍。”叶霄不禁感慨,胡思乱想中沉沉睡去。

  翌日清晨,阳光穿透窗户照在他的脸上,叶霄久违的睡了一个懒觉。走出房间,姬小草竟然没有如往常一样将早饭做好叫自己起床。疑惑间叶霄走进姬小草的房间,却见姬小草躺在床上,紧闭双眼,面露痛苦之色,浑身颤抖着。

  “小草!”叶霄急忙过去询问,但姬小草依旧昏迷不醒,他急忙抱起姬小草送到姬昊那里。

  “这是?”姬昊布满皱纹的脸此刻由于紧张更显衰老,“魂不守舍?她干了什么?阴神离体是两仪境才能施展的能力,她才炼炁期怎么敢去尝试?”

  “魂不守舍?什么意思?她昨晚连夜练功,莫非走火入魔了?”叶霄紧张问到。

  姬昊将姬小草放到床上,解释说“不是走火入魔。修魂境的第一步就是要感知到自己的魂魄存在,这丫头应该已经能感知到自己的魂魄,离万物境已经不远了。可惜她感知魂魄存在后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强迫魂魄离体!以她炼炁期的修为当然不可能办到,魂魄在反复碰壁后受创,才会出现她现在这个情况。”

  “严重吗?”叶霄的脸上写满了担忧。

  “还好她才炼炁期,也才刚感知到灵魂的存在,创伤较轻,我取一些养魂草,去熬成药汤喂与她便是。”姬昊从纳物口

  袋中取出一把乌黑的药草交到叶霄手上。

  叶霄赶紧回厨房将养魂草煎成汤药端了过来,灵力引动清风,迅速将碗中的汤药降温。四下却找不到姬昊的人,他只好走到床边给小草喂药,却见姬小草双唇紧闭,紧咬牙关,面色憔悴而有惧色,似乎深陷恐惧之中。叶霄拿起汤勺,舀起一勺汤药,一只手好不容易扳开姬小草的嘴,将汤勺递进她的嘴里,还未等叶霄取出汤勺,姬小草便咬紧了牙关将汤勺咬住,叶霄在既不能伤到姬小草的嘴又不能弄坏汤勺的情况下,废了好大的劲才将汤勺取了出来,但汤勺中的汤药洒了姬小草一脸,没有多少进入她的嘴里。

  叶霄眉头一皱,自己也没有给别人喂药的经验啊,电视剧里这种情况是怎么办的?叶霄回忆了一下,好像都是嘴对嘴渡药的,瞬间他的脸便有点羞色,紧张的四处张望,都不见姬昊的身影,然后心虚的关上房门,看着躺在床上姬小草,那种如花似玉的脸,此刻却写满了恐惧,绝美的容颜未脱稚嫩,叶霄不禁有些自责。“这种时候想这些干什么,早点让小草好起来吧。”

  叶霄将碗中的汤药含住一小口,而后双手用力扳开姬小草紧咬着的牙齿,而后轻轻贴了上去,将口中的汤药渡给姬小草。这汤药无比苦涩,而少女的嘴唇又甘之如饴,叶霄反复操作了十多次,才将一小碗汤药喂完,有几次都差点被姬小草咬到嘴唇。

  叶霄坐在床边,打理着姬小草头上散乱的头发,用衣袖擦拭着她额头的汗水,而后握住了姬小草的柔荑般的小手,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星空蕴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愿岁月可回首只为原作者攀龙附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攀龙附凤并收藏星空蕴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