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幽幽?竟然能联系到我?”叶霄一脸疑惑。

  “我…是参加了剑神试炼吧,有没有遇到危险?”子石里传来幽幽的问候。

  “危险自然是有的,不过都化险为夷了。最近过的怎么样?”叶霄问到。

  “我还…还好,那个叶霄,我有一件事想和说。”幽幽的语气中满是纠结。

  “怎么了?什么事这么紧张?”叶霄心中突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对不起,一直以来我都骗了,其实我是……”少女的魂念越来越虚弱。

  “是圣女北辰幽荧对不对?”叶霄笃定的说到。

  母石那头陷入一阵沉默,而后说到“原来早就猜到了,我早该想到的,毕竟那么聪明。”

  叶霄解释说“幽幽擅长灵魂一道,而同样擅长此道,们同在圣域,圣女殿下的学识见识不应该没有听说过幽幽。更重要的是的表现,先生除了我以外还有三个弟子,对他们却没有对我那般亲近,这可不像是因为我是先生的弟子这个原因,我可不相信自己有什么独特魅力能让圣女殿下一见倾心,后来又将‘月照千山’那种压箱底的绝学传授给我,更让我疑惑的身份,而我之前从未与圣女殿下有过交集,那么就只剩下一个答案,那个一直以后通过子母石帮助我的女子便是圣女殿下本人。虽然我猜出了这个结果,却也不敢多问,我知道选择瞒着我必定是有自己的原因。不过为何现在突然又想起向我坦白,还有的魂念为何越来越虚弱?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

  “如果不知道,那么我可以是幽幽,但既然知道了真相,我也只能是圣女北辰幽荧,所以我选择了对隐瞒。我本以为蛮荒界是一个牢笼束缚着我的自由,剑神试炼本是我逃脱的一个契机,却不曾想竟落到如今的地步。”北辰幽荧的魂念中满是哀伤。

  “我不在乎是幽幽还是北辰幽荧,那只是个名字,就是,我也不怕东方烛照那混蛋,即便知道的身份我也不会因为畏惧他而躲避。到底怎么了,倒是告诉我啊。”叶霄此刻心神不宁,能让一代圣女情绪如此低落,必定是她遇到了莫大的危机,而她选择这个时候跟自己坦白,更像是临死之前交待遗言一般。

  “是救不了我的,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有些事我不想瞒。耐心听我讲完好吗?”北辰幽荧哀求道。

  叶霄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听北辰幽荧娓娓道来。

  “我出生时便有荧光护体,宗族认为这乃祥瑞之兆,便将我当做了圣女备选人之一,小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每天过的很开心。直到太阴幽荧的残魂选择了我,我正式成为了圣女。从那以后,我便不被允许踏出日月城一步,我更像是一只圈养在牢笼里的金丝雀。再三哀求之下,祖奶奶告诉了我缘由,圣族两位圣尊曾留下预言,我的使命便是与圣子东方烛照

  结为道侣,那样圣族才能度过将来的劫难。然而成为道侣何其困难,他们曾找过天算子算过一卦,我未来的归属并不在圣子身上。

  所以他们便慌了,为了那个预言,他们选择了将我囚禁在日月城,极尽可能的避免我与任何异性男子接触。从小到大,我能接触到的男子便只有东方烛照。而日月城中的其他俊杰,也碍于东方烛照与圣族之威不敢多看我一眼。其实我本来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讨厌他们不准我离开日月城,顺便讨厌上了东方烛照。不得不说,东方烛照无论是容貌还是天赋都是冠绝蛮荒界年轻一辈,我虽然讨厌他却也跟他无关,我知道他本是无辜的。直到后来,我意外的修成了幽冥阴瞳,那是能沟通阴阳的强大瞳术,我发现了附身在东方烛照身上的无垢怨魂莫真真。

  通过莫真真之口,我了解到了东方烛照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欺男霸女,始乱终弃,女人在他眼里只是他修炼特殊功法的道具,越是优秀的女子越容易成为他的目标。然而一代圣子只是多情也就算了,他却是冷血无情。因为练功出现意外暴毙在他床榻之上的女子都有好几个,莫真真便是其一。而那些利用完后没有价值的女人多数被他灭口。他以为他的举动无人知晓,却不料莫真真作为无垢怨魂将其看的一清二楚。后来真真对东方烛照彻底死心,断了轮回的念头将魂力给了我,让我的灵魂修为进步神速。

  既然知晓东方烛照的真面目,我更是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星空蕴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愿岁月可回首只为原作者攀龙附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攀龙附凤并收藏星空蕴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