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世人皆知天纬十一曜的强大,这些魂器如果使用得当都有着不弱于仙器的效果,更何况是传说中的天纬第二曜——幽冥广寒珠。即便是元仙都对排名第一的炎轮天威剑和排名第二的幽冥广寒珠眼馋不已,可惜这两样宝物已经很久没有下落了,此刻竟然出现在王羽仙的手中,叶霄对此一无所知。

  “跑!”王千御不是傻子,当幽冥广寒珠出现的那一刻他便知道自己不是王羽仙的对手,他立马想要退出自己的储物法宝然后跑路。

  “想跑?‘幽兮冥兮应无形!幽冥降临!’”王羽仙毫不客气的发动了幽冥广寒珠的特殊能力,一天只能施展一次且只针对一个人的恐怖能力,为此她才骗得王千御与她独处。

  王千御只觉眼前一黑,四肢不听使唤,而后便是彻骨的寒冷,那种冷不是温度的上的冷热,而是让人绝望的气息,他的灵魂如坠幽冥。他身处一片黑红色的世界,地面伸出无数只手将他包裹,那些手的掌心都长着一张嘴,正一点点的吞噬他的肉体和灵魂。

  这时他身上的一块玉佩破裂,一股浓厚的生命气息包裹着他,不断修补他的肉体和灵魂。这块生命玉乃是极其稀有的宝物,即便是元仙也不容易将他彻底击杀,这是他的师尊留给他的保命宝贝,没想到王羽仙只一招便逼出他压箱底的底牌。

  “生命玉?”王羽仙有些错愕,不过转瞬眼神更加坚定,“幽冥狱,广寒天!”

  红黑色的幽冥世界再次发生变化,大地变成彻彻底底的黑色,如沸腾的墨汁,这些墨汁侵入王千御的身体不断中和他体内的阳气,并吸收着他的生机和灵气。而头顶的天空由红色变成幽蓝色,飘落下一片片幽蓝色的雪花,渐渐将王千御的身体覆盖灼烧他的肉体,将他冻成炽热无比的冰雕,所谓物极必反,严寒至极便是恐怖的炽热。

  “啊啊啊啊啊”王千御此刻如深陷地狱,身体与灵魂双重被凌迟一般,更难受的是生命玉还一次次将他的伤势修复,此刻死了反倒是最好的解脱。“王羽仙!我师父乃是妖魔界万兽尊者,若杀了我他必定知晓,他不会放过的!”

  “万兽尊者?以为我的实力并没有出现在天骄榜上是为什么?因为我有隐蔽天机和因果的宝物,他是不可能知道的!”王羽仙力催动着手中的幽冥广寒珠,嘴角渗出血来,以她现在的实力强行催动这宝物还是有些勉强。

  “啊啊啊啊啊!”王千御身上的生命玉的能量彻底被耗光,所有的损伤再无法修复。先是一头老虎的魂魄被吞噬消弭,又一头狮子的魂魄被分解,无数兽魂从王千御身上挣脱化为飞灰。《万兽魂功》乃是一门特别强大的功法,练至极致可谓不死之身,相当于有一万条命。就连功法小成的王千御肉身加灵魂也有一百条命,所以他根本不把他人放在眼里。然而在幽冥狱中,他的性命一次又一次的被剥夺,直至最后一条性命消逝。

  “徒儿,天资聪颖又是魂器之体,练习我这《万兽魂功》再合适不过。我算过的命数,为人轻狂好色,终会因为女人有一场劫难,若能渡过则前途无量,渡不过便身死道消,切记切记!”弥留之际

  王千御忆起师尊的谆谆教诲,他以前只当做耳旁风,命数什么的哪有那么玄乎,人不风流枉少年嘛,而此刻他却是悔不当初。“我好恨啊!” 在一声无奈的哀叹声中,天骄榜第十九位的王千御就此陨落,一百条命都被耗尽,彻底魂飞魄散。

  王千御的身体和灵魂都化作飞灰,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王羽仙收回幽冥广寒珠,擦干嘴角的血迹,大口大口的喘息,击杀王千御费了她许多力气,“还好我先下手杀了他,如果是叶霄要来杀他恐怕还真办不到,只会让他逃掉打草惊蛇。我能帮他做的也就这么多了。王家灭我满门,我为慕容家的复仇从王千御始!从此世间再无王羽仙,只有慕容羽仙!”

  叶霄此刻还并不知道,当初他以圣道之剑斩断锁链之后王羽仙便改变的计划,她先是假装被功法反噬还假意自杀让叶霄彻底相信反噬的说法,而后又用秘法引动残留在叶霄体内的气息,让叶霄感受到自己与她有所联系,相信了主仆互换。而后更是对叶霄言听计从伪装到现在。她的实力早已不惧王家之人,但是那幼年时留在体内的夺命蛊让她不敢肆意妄为,通过一系列的伪装让叶霄与她双修炼化了体内的夺命蛊。而后她依旧留在叶霄身边便是出于自己的兴趣,只是没想到叶霄竟然打算还她自由,并对她极其尊重,她也一点点对叶霄产生了好感。叶霄之所以会上当完是因为对《皇曌功》的不了解,更不知道王羽仙在得到《皇曌功》的同时还得到了幽冥广寒珠。

  看着地上王千御残留的衣服王羽仙露出一丝鄙夷,“真是色中小丑,与叶霄相比也差的太远了。”

  王千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星空蕴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愿岁月可回首只为原作者攀龙附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攀龙附凤并收藏星空蕴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