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天神堡之外的草原一望无垠,零星分布着一些巨大的石块,烈日之下此地的风景算不得美丽,甚至还有些苍凉,微风拂过,二人陷入短暂的沉寂。

  叶霄自打进入所谓的神界以来,便见过许多绝色女子,她们在灵气的滋润之下都有着远超凡人的容貌与气质,江楼初雪美若天仙,姬小草娇小玲珑,云缨英气迫人,木水心温婉如玉,北辰幽荧更是倾世之姿。而眼前的江楼明月玉面淡拂,眉目如画,双瞳剪水又素齿朱唇,黑色的发丝被微风轻轻抚摸,所谓的容颜再多描述也不外乎一个美字,然而叶霄却从江楼明月的面庞上看出了一丝大道真韵,应该赞叹的反而不是容颜绝色,而是天地之鬼斧神工,自然之造化无穷。这个女人才是真正的天之宠儿吧,叶霄内心不由发出赞叹。

  “看够了没?”

  冰冷的剑锋将叶霄从呆滞中唤醒,叶霄感叹道“月仙子最大的弱点还是太过自信了,因此才会在不久前落入七色井,也才会在刚才弃剑用手被我得逞。”

  江楼明月眉头微皱,“可惜结果并没有什么改变,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可以误判第一次,第二次,又岂知不会误判第三次,第四次?也许我并没有想的那么不堪也说不定呢。”叶霄一脸淡然的看着江楼明月,不得不说眼前的女子是他生平所见最为绝色,任何事物到了极致都会生出一种意境来,可惜她太过骄傲了。不过如此实力,又聪慧非凡再加上绝世容颜,想让她不骄傲可能吗?

  “我承认之前是我失算了,不过这些话可救不了的命。”江楼明月冷冷的看着叶霄,似乎随时都可能痛下杀手。

  “月仙子如此自负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叶霄突然说到。

  “打赌?想赌什么?”江楼明月的警惕没有丝毫降低,随时防备着叶霄。

  “就赌这次的剑神试炼,即便没有的帮助最后的胜者依旧会是我。”叶霄自信说到。

  “还真是自信,不过应该知道我对剑神试炼不感兴趣。”江楼明月不为所动。

  “那好,除了剑神试炼一事之外,我必定能在之前找到天域神剑的剑鞘,这两件事若是有一件没有办到,月仙子可以在试炼之后随时来取我性命。”叶霄知道江楼明月此行的目标。

  江楼明月深深的看了叶霄一眼,收回麒麟斩命剑,甩手将仙剑插在叶霄身旁,重新取出一块面纱带上。“的实力我已大致知晓,天骄榜上三十六人,二十名之后都有一战的资本,二十名之前则大概率会败北,至于对上天骄榜的前十人则必败无疑。我倒是想看看没有我的帮助凭什么从强敌环伺之中取得剑神传承,又凭什么敢说能在我之前取得天域神剑剑鞘。的性命我暂时留下了,就看看能不能再次让我失算?”

  说完此番话,江楼明月整顿身形,飘然离去。

  叶霄从地上坐了起来,大口的喘息着,自己终于是从鬼门关旁边走了回来,他能感受到江楼明月对他是真的动了杀心,只是没有那么坚定罢了,这女人高傲无比,自己若是有丝毫求饶的行为,反倒是会让她看不起,坚定她的杀心,这个女人给他的压迫还远在东方烛照之上,怪不得所有天骄都那么惧怕她。叶霄露出一丝苦笑,赢得剑神试炼以及找到神剑剑鞘哪有那么容易,他此刻也只有一些猜想和线索罢了。

  “还是先去找神石吧,堕天岭?就先去这里吧。”叶霄取

  出一张藏宝图和南域地图,向着曦原所说的堕天岭而去。

  叶霄走后不久,江楼明月却是去而复返,望着叶霄消失的方向怔怔出神。“为何吃了灵犀果后我能在他体内感受到初雪的气息?莫非初雪那枚灵犀果也是和他分吃了?可是初雪从没有来过蛮荒界啊。我本以为他会求饶,并用初雪的事情向我求情,却不料如此有骨气。我倒是想看看能否真的做到。初雪那丫头也真是长大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也敢瞒着我,回去之后一定要问个清楚!”而后她却是朝着叶霄离开的方向追去。

  ——————————————————————

  南域黑风谷,此地如其名一般,位于是一处山谷之中,山谷巨大无比,底部也并不平坦,而是有着一些小的山峰。令人生畏的是山谷之中刮着阵阵黑风。那黑风噬魂腐骨,恐怖异常,但凡有飞禽走兽路过必定在劫难逃,久而久之,此地成为南域知名的禁地,毫无生机。而此刻两个身材壮硕的男子却悠然在谷中穿梭,他二人皮糙肉厚,恐怖的黑风也只是让他二人打个寒颤罢了。

  “穷途,的千里眼没看错吧,这阴森森的地方哪里有什么神庙?”其中一名壮硕男子问到。

  “我岂能看错,明明看到的就在这里啊,怎么突然不见了?莫非这里还有什么幻阵不成?”妖魔界天骄穷途说到。

  “那怎么办?我都不擅长阵法,再不抓紧时间东方烛照他们可就赶来了。”末路说到。

  “我之前所见神庙就在这座山上,也许跟这黑风有关,既然我都不擅长破阵,那就直接点,把这座山打包带走吧。管他什么阵法,我们带回去研究。”穷途建议道。

  “好主意!我最讨厌脑力活了,这种体力活才是我们的强项。那么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星空蕴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愿岁月可回首只为原作者攀龙附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攀龙附凤并收藏星空蕴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