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来不及了解释了,白大哥,先让所有孩子上船,我会想办法给们拖延时间。”云缨将兵甲宝船交到白刃手上后,便转身走向布子期。

  白刃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他知道自己此刻该干什么,随即炼化兵甲宝船,让后方家眷之中一个又一个孩童登船。

  “熙儿,上去吧。”白刃站在兵甲宝船一旁对自己的妻子胡熙儿说到。

  胡熙儿摇了摇头,将白非文打晕丢到了船上。“这宝船我不能上,是荒天军三统领,我是的妻子,可不能带头破坏规矩,否则后面那么多人谁又愿意呆在这里?”

  白刃一脸为难的看着自己的妻子,一面是自己愧疚对面的妻子,另一面是数万双眼睛,在场之人谁不是荒天将士的家眷,胡熙儿又有何特殊。

  正面战场,云缨率领着三万将士对抗布子期与四头巨龙,虽然他们人数众多,但对面可是五位真仙战力啊!何况他们后面还有一座阴森恐怖的血色宫殿。

  “小丫头,以为人多就能对抗我了么,一群乌合之众罢了。”布子期冷笑道。

  云缨满目怒火,“布子期!和背后的那混蛋欺骗的我好惨,我与们势不两立!”

  “竟敢对陛下不敬!看来留不得了!”布子期话毕便手持黑色巨剑一剑砍了过去,云缨躲闪不及,被巨剑劈砍到肩膀上,众人惊呼之际,云缨肩膀上紫光闪烁将巨剑弹开,却是安然无恙。

  布子期瞳孔微缩,“身上是什么宝物?”

  “是杀的宝物!”云缨挥动着手中方天画戟与布子期战在一起。两仪境的云缨能与真仙境的布子期缠斗,大大鼓舞了士气。

  “看来的脑袋就是弱点!”布子期见攻击云缨身体无效,便转换了目标朝着她的脑袋攻去。然后一道紫光闪过,云缨头上多了一个紫色头盔。

  “的脑袋才是弱点!”云缨手下毫无留情,然而由于境界差距,她的攻击根本无法奏效,只能凭借变态的隐匿和防御能力与布子期纠缠。

  “老大威武!”雷天音见此状来了斗志,“兄弟们,跟我杀向那四头畜生,让它们知道白眼狼的下场!”

  “吼!”数万将士列成战阵,朝四龙杀去。

  火龙一口恐怖烈焰吐出,烈焰扫过之处,便是一片焦土。

  “布阵!”谢流水一声令下,一些将士携带着阵法道具,立马跑到指定位置,瞬间完成阵法。“水龙阵!”

  谢流水的阵法发动,一条由水灵气组成的巨龙凭空出现与火龙纠缠在一起。

  土龙见状立马赶往支援,雷天音服下一颗灵爆丹,瞬间力量增添数倍,这丹药乃是以寿命为代价。“小畜生,的对手是爷爷我,淬雷荒神体第四重——地走龙!”雷天音的身体瞬间膨胀,化作巨大的蜥蜴模样,而后环绕周身的紫色雷霆入体,化作片片紫色鳞甲。一个跳跃便将土龙扑倒在地,扭打了起来。

  真正的水龙与风龙同时杀向战场,独臂丹师谢流云指挥着将士组成战阵抵御。数万人的合力即便是两头巨龙也只能避其锋芒。

  战场一时僵住,却见云缨躲开布子期一击,立马隐匿了起来。布子期警惕的看向四周,却是毫无发现,他的脚边突然出现一个青色小球。

  “这是什么?”布子期疑惑之间,

  青色小球猛然爆炸,爆炸威力甚至让许多人短暂失聪,布子期所在的地方留下一个恐怖空洞。

  “这千叠雷好可怕的威力。”第一次使用千叠雷的云缨也不由为孙虚实留下的秘密武器感到心悸。

  尘烟散去,布子期艰难的站起,他的半只手臂被炸断,半张脸被炸烂,这样的伤,一般的人类早已活不了,不过他本就是灵魂附着在尸体上的特殊存在。

  “好…好…好…”布子期不再保留,眸子中的血色愈加浓厚,无数怨灵从眼眸中飞出,直扑云缨而去,这一次布子期使用了灵魂攻击。他本来还留有一点情面,不想让云缨魂飞魄散,此刻却是毫不留情。

  却见紫色的光环再次笼罩在云缨身上,所有怨灵都无法靠近,云缨安然无恙。

  “身上到底是什么宝物!”物理攻击与灵魂攻击都无效让布子期有点抓狂,堂堂黄泉远征军大将,却连一个人类两仪境小姑娘都拿不下,布子期羞恼万分,然而迎接他的是第二枚千叠雷。

  这第二枚千叠雷直接将他送上了天,落地时身体残缺不,甚至无法站立。

  解决这边之后,云缨立马赶往其他战场,谢流水的水龙阵自然无法与真正的巨龙抗衡,云缨面对往日的灵宠没有丝毫留情,隐匿身形,悄然落在火龙的背上,留下最后一枚千叠雷。

  “轰~”的一声巨响,那头威风凛凛的火龙从空中坠落,却是再起不能。转瞬间,凭借孙虚实留下的三枚千叠雷,云缨改变了战局。五大真仙战力已去其二。

  就在众人兴奋不已之时,不远处的血池之中两团血液飞出将布子期与火龙包裹。顷刻间,布子期恢复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星空蕴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愿岁月可回首只为原作者攀龙附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攀龙附凤并收藏星空蕴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