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自创的魂技?”叶霄面露惊愕之色,对于眼前这位圣女到底有几分能耐他是真的不甚了解。

  “怎么?看不上?真的能解决天上的巨眼?如果空间封锁被解除,那么眼前的一切危机自然都会化解。”北辰幽荧再三确认。

  “岂敢,只是有点惊讶罢了,我再想何时解决这天上的巨眼才比较合适。如果现在就解决了,那么荒天古国那边便有了防范,反而失去了这么一个诱敌深入的好机会。”叶霄解释说。

  “说的有理,如果等他们兵临城下才发现我们并非瓮中之鳖时,反倒是一举歼灭他们的好机会,这次是我们大意了,没有考虑到敌人还有这么诡异的手段,否则以圣族的实力是不会如此被动。这样吧,我先教我自创的这一式魂技,等学会时差不多也是战斗爆发的时候,那时候再解决空间封锁的问题,等圣族援军降临,便可以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北辰幽荧建议道。

  叶霄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不过圣族援军降临恐怕来的人更不是自己能招惹的,那个时候恐怕才是麻烦,叶霄只期望穆成书能早点回来主持大局。

  “这一招名为《月照千山》,且注意!”话毕,一只锋利的匕首从北辰幽荧袖间滑出,她化身一道白色影子朝着叶霄冲去。

  叶霄急忙反应,挥手间十重莲华布置于前。他只看见北辰幽荧周身散发着白色光辉,如一轮明月一般,如梦似幻,十重莲华盾如泡沫般纷纷破碎,北辰幽荧毫无阻拦的杀将过来。

  “怎么可能!”叶霄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十重莲华的防御力他是知晓的,北辰幽荧再强也不可能这样轻松的破除这十重防御。“幻术?”叶霄疑惑之间,灵泉之眼开启,却看见北辰幽荧真身杀至,“不是假的!”刹那间叶霄化作白雾躲过北辰幽荧手中匕首,惊魂未定的站在不远处,就差那么一点他便被北辰幽荧给秒杀了。

  “咦?竟然躲过了我的《月照千山》,看来我得重新评估的实力了。”北辰幽荧美眸中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叶霄成长之快已远超她的想象。

  “到底怎么回事?是怎么突破我的‘十重莲华’的?”叶霄急忙问道。

  “原来这招叫十重莲华啊,当初东方烛照也未能将它完击破吧。”北辰幽荧赞赏道,而后解释说“《月照千山》不是一般的魂技,它涉及了灵魂催眠之术,欺骗的是灵魂而非眼睛,是更高级的幻术,即便是格物之眼也未必能及时看破。简单来说,十重莲华并非被我突破,而是我让感受到了十重莲华被突破的事实,而让自行解除了十重莲华。在看来,我是突破了的终极防御,然而外人看来却是主动放弃了防御,这么说可明白?”

  “这…好恐怖的幻术,这涉及到灵魂层面的幻术真的是自创的?”叶霄有点难以相信如此神妙的招式竟然是眼前这个年纪并不大的女子自创。

  “自然了,不过《月照千山》并非无敌,它的秘密如果被人发现便彻底失去了威胁,所以它最好还是当做杀招来使。”北辰幽荧补充道。

  叶霄点了点头,知道这招的原理这招也就没有那么恐怖了,此刻北辰幽荧再对自己用这招,威力就会大打折扣。“还请圣女殿下指点。”

  “每天晚上我们便在此地汇合吧,希望可以尽快领悟这招。不过这件事还是不要被别人发现的好。”北

  辰幽荧说到,面纱下的俏脸泛起红晕,二人正经的教学说的跟暗中幽会似的,不过以东方烛照的性格,若是被他发现,叶霄恐怕麻烦就大了。

  对此叶霄却浑然不觉,毕竟这只是圣女和自己的一场交易,自己帮她所在的圣族解决天上的麻烦,她作为回报传授自己一门独家秘技罢了。

  接下来的日子,白天所有人都在积极备战,而晚上听雨楼中北辰幽荧则心意的指导着叶霄学习《月照千山》,这门魂技真的很难很难,不过叶霄的悟性经过多次洗礼,早已远超常人。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白虎城外的某片树林之内,驻扎着好几个部落,他们都以一个小小的风狐部族为马首是瞻,只因这个部族中有一个强大存在。

  白刃此刻却面露忧色,因为自己的缘故风狐部族非但没有受到欺负,反而联合了几个部族组成了联盟,在此地彻底立足。但白虎城内每日传来的消息却让他心绪不灵,白虎城似乎自身难保了,那么他们这些依附于白虎城的部族又该面对怎样的命运?

  “白大哥!不好了,血尸!是血尸!好多好多!”一个声音吼道,声音中满是恐惧与绝望。

  白刃提刀而出,飞上天去,却看见远处如潮水般的血尸以极快的速度朝他们席卷而来。“血尸真的杀过来了?怎么可能这么快!”白刃面露难堪之色,“所有人都躲到地下洞穴里去!”

  他们早在地下挖了无数洞穴,为的就是迎接今日的灾难,然而谁都不知道区区洞穴能否骗过血尸。白刃也找地方隐藏了起来,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血尸大军路过营地时并未停歇,而是继续向前,即便有被血尸意外识破伪装的人,也没有受到攻击,仿佛视他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星空蕴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愿岁月可回首只为原作者攀龙附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攀龙附凤并收藏星空蕴道最新章节